ER文-轻舟

再降温我就要死了

【渣反/冰秋】生子

*瞎写解馋,不用指望我有任何常识.
*非ABO生子

1.
摸着良心讲,在儿子到来之前,洛冰河并不期待小家伙的到来,但每当看到沈清秋隆起的腹部,脑海里总不自觉的回想着,师尊的身体里也有我的一半。

那是附在他们之间的血脉相连的长线,是洛冰河在前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不曾感受过的。

说到底,即使再不愿意自己和师尊被一个外来物种横叉一杠,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由于那点微妙的联系,自己还是很期待小家伙的降临。

至于沈清秋,他又不用担心毒奶粉学区房等等诸多琐事,整个人都快乐的享受着绿色产业链带来的安心便捷,而且怀个孕也在原本计划之中,倒是悠然自得得很——除了时不时来敲门的眩晕和孕吐。

想当年,在发现怀孕之前他就经常有脑子昏沉的状况,却只当是每晚那啥时被洛冰河插得头撞床板导致的,为此还把魔尊大大臭骂了一顿……

直到沈清秋某天浇花时一头载到在地,招来木清芳把脉,肚子里的小家伙才真正有了身份。

苍穹山养了成群的吃瓜群主,你一嘴我一句的,当洛冰河听到师尊晕倒的消息,丢下南疆的烂摊子八百里加急跑回竹舍时,这大料就早已经席卷了十二峰上下。

洛冰河始终对自己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人感到不满,走路走得杀气腾腾。但跟以往一样,除了沈清秋谁也没get到他生气的点。

而当他急匆匆扑到竹舍,推开门扇的那一刻,却有好几股莫名情绪涌上心头,那是过往从未有过的。

一个声音告诉他,师尊现在和他锁牢了,还有一个声音回应道,他们以后的生活,也该变样了。

只见沈清秋半卧在竹塌上,脸色不失苍白,但好比之前多了些血色,他捧着剩下的一点刺鼻的安胎药,眉心微敛,正思索着应该怎么解决。

因为受孕,他现在灵力和感官大不如从前,半晌才发觉洛冰河站在门口,沈清秋看了看尚且平板的小腹,又和那人对视几秒,随即垂下了眸,露出了罕见的仓促的微笑。

或许他人看不懂沈清秋这一笑里的情绪,但洛冰河明白,师尊心里是在紧张又期盼着。

小家伙从产房抱出来时,洛冰河回想的也是师尊对他垂眸浅笑的这一幕。

既然师尊如此喜欢——洛冰河将襁褓里的嫩肉往怀里裹了裹——自己也就着接受一下吧。

2.
怀胎十月里沈清秋身体就没顺过,但是心态很好,心态非常好。

一挥手连柳清歌都能随叫随到,那岂止是一般般的好,简直好上天了。

沈清秋躺在垫了厚厚棉席塌上,悠悠然道:“柳师弟?诶——柳师弟在吗?”

柳清歌一颗黑着脸的头从屏风后露出,咬牙切齿:“沈清秋,你又想干什么?”

“你的师侄……啊不对,师孙……也不对……反正我肚子这位想吃冰糖葫芦了,”沈清秋笑着摇了摇折扇,“他以后可是要做你的小徒弟的,总不能这点也亏待吧?诶你别误会,师兄也不是想使唤你,这不是冰河他不在嘛,就只能委屈你了,要知道这一怀孕就容易燥,圆不了这个梦我真就浑身难受……”

“聒噪!”柳清秋烦及了这人唠唠叨叨,拿了钱袋,一挥长袖便往外走,岂料一头撞见了刚刚回来的洛冰河。

洛冰河一手拿着一个纸包,连瞪也不屑于瞪柳清歌一眼,直径走向了屋内。

他在沈清秋面前缓了神色,把纸包放在桌前,解开绳结,露出了八根各有特色的红彤彤水滋滋的大糖葫芦。

“师尊忘了?你昨天晚上就说想吃糖葫芦的,所以弟子这才出门将它买回来。”

沈清秋愣着回忆起来,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当真是一孕傻三年。

洛冰河又疑惑道:“照理说已经五个月大了,不应该还嗜酸呀。”

沈清秋撑着身子从塌上爬起来,伸手捞出一根山楂料的,一口咬下厚实的糖衣,回应道:“人魔混血,与寻常人类终究是有不同,何时嗜酸,孕吐还没结束呢。”

正说着,胃里就是一顿恶心,愣是他强撑着才压了下去。

洛冰河附过身,柔软的唇瓣轻轻吻过沈清秋的额头,眼里的溺出来的柔情与悲意:“辛苦你了。”

说得就像自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俩人还想再说说话,突然不谋而合的想起了什么——

沈清秋蹭了蹭鼻子,望向柳清歌,尴尬道:“那个……柳师弟啊……抱歉啊……把你给、给忘了。”

柳清歌活生生气得脸青,恨不得将这两个祸害一拳一个才好,偏偏还要顾忌到肚子里的那个——很显然他没有担心自己打不过洛冰河的问题——念罢,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清秋想下床去追,却被洛冰河牢牢的固着,他无奈只得躺回了床上,拍开洛冰河抱着他胳膊都手,道:“他又不是到竹舍受气来的,待会儿真要赔礼道歉。”

洛冰河礼节性的嗯嗯嗯了几声,又补充道:“没事,不过半个时辰他就又来了。”

“怎么说?”

洛冰河露出一点坏笑:“岳清……岳掌门和木师叔让他压着你喝安胎药呢。”

毕竟娘家这群人是一百个不信赖洛冰河的,若沈清秋不想喝药,他只需对洛冰河动动嘴皮子,对方决定纠结不到一刻便撒手倒掉,可以说是胡来得很,不让个监管着是不可能的。

沈清秋张嘴咬下一整颗糖葫芦,感叹道,真是苦也命也。

沈清秋见洛冰河一直盯着他看,饶是再厚的脸皮也不经微微汗颜,他将剩下几颗糖葫芦抵到洛冰河嘴边,道:“来。”

洛冰河也不推脱,咬了颗糖葫芦,鼓起一起腮帮子低着头吧唧嘴,皱着眉:“酸。”

“我记得以前带你出去玩,你挺喜欢吃这个的。”

洛冰河将头埋在沈清秋胸口,听着他心脏的跳动,温声道:“是因为那时候没见过什么世面,见到贵点的就觉得是好的,何况是师尊买给我的,那就更好了。”

“笨蛋。”沈清秋摸了摸洛冰河的脑袋。

两个人互相贴近着,依偎在一起,虽然中间隔了一座小小的堡垒,却也密不可分,甚至更加紧密相连。

太阳落山,月光也是时候生于湖泊了。

“对了,小家伙的名字想好了吗?”

“洛垣,”洛冰河举起一根手指,在空中比划道,“土亘垣。”

沈清秋微微愣住,清风堵住他的呼吸……他想起了遥遥相隔前世。

垣,真是个好字。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3.
沈清秋羊水破裂时是夜深人静的半夜,他叫不出声也挪不动步,因为孕晚期是分床睡,洛冰河也不在他身边,等被发现时血和汗已经铺了满床,人也都快昏死过去。

当夜清静峰灯火通明。

三四个人抱着装满血水的瓷盆来去如风,带着烛光晃动,投在墙面上的影像狂舞,惹得洛冰河双目发盲。

血里带着铁锈的这种味道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小至幼时在深巷被划出的口子里,白肉翻开里流出的红水,大到无间深渊沸腾的灼热的血潮,都是……都是他无法接受的。

那师尊在里面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他简直恨不得替师尊给受了这苦楚。

“大事不好了——胎位错乱,怕是要血崩!”

短短一句话从产房里穿出,如天雷劈到众人耳朵里。

宁婴婴堵在产房门口,眼眶里的泪珠不停打转,急得直跺脚。

柳清歌立于一旁,揉了揉眉心,沉声道:“都先冷静下来,他……”

柳清歌话说到一半还没完,一道黑影边从他身边唰的一下冲了进去,产房内众人被吓得不轻。来人是洛冰河,饶是谁也拦不住。

沈清秋面色苍白,几乎失了任何血色,双目无光,手也使不上什么力气,悲哀的垂在一旁,只有颤抖的喉结在昭告着这是一个活物。却也没几口气了。

洛冰河捧着他的脸,让他与自己对视,直到几颗冰冷咸涩的眼泪滴到沈清秋留上,附而落到他嘴中时,沈清秋的眼睛才缓缓有了聚焦。

洛冰河在说什么沈清秋已经全然不知道了,但是只要能看到这张脸他便已经彻底安心,可惜的只是自己现在使不上力气,没法擦掉他的泪串子。

等看洛冰河说完最后一个字,沈清秋也才安下心来,歪下头,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霎时全程寂然。

当年洛冰河的疯魔样子在场大多数都见到过,若是沈清秋真出了什么意外……

“若我师尊出了什么意外,”洛冰河双目发红,紧紧拢住沈清秋的手,一字一句吩咐下去:“你苍穹山上下皆作陪葬。”

竹风簌簌,铃铛轻响,屋内传来瓢盆碰撞的激烈声响,再而后……是一声婴儿的啼哭。

自生产过后,沈清秋差不多挺尸了大半年才恢复元气,在此期间洛冰河挥手拒绝了所有日常活动和探望,铁了心的要把沈清秋喂得白白胖胖。

“其实爹爹身体早都恢复得差不多啦,对吧垣垣?”沈清秋拿着拨浪鼓,捏了捏怀里奶香奶香的小团子的手,“是你父亲心急。”

洛冰河走过来,想把洛垣从沈清秋怀里抱出来放进摇篮里,但师尊这时哄小孩正哄得欢喜,并不打算给他,洛冰河便只好作罢。

他现在看沈清秋怎么看怎么瘦,满是心疼:“这是南疆进贡的柳澄渥丹,补身子的,师尊来,生吞了。”

沈清秋接过药丸,仰头吞了下去。

“为师迟早被你呀,养到三百多斤。”

洛冰河转而笑道:“后厨刚刚送来了雪花肥牛,师尊要不要?”

沈清秋想也不想的就点了头,洛冰河蹲下来敲了敲洛垣和师尊握住的双手,严肃道:“小心被我养到三百多斤呀,师尊。”

沈清秋别过视线,低声道:“……算了,反正你也喜欢。”

得亏是有个小孩在这里,这俩人才青天白日胡搅蛮缠。

当洛冰河去取肥牛时,他不小心推开了一个柜子,里面放着一个大红的包裹,唯一让他引起注意的是上面写的四个大字——“天琅君  赠”。

打开去看,放着的是洛垣最喜欢拨浪鼓的配套玩具。

洛冰河微微愣住,做爷爷的那个,居然也把这件事记在心上。

想来,由是生命与血脉,也是一朝一度的轮回。

补几段叨叨和懒得写进文里的小脑洞。

1.洛冰河接受不了小盆友的决定性因素还有就是师尊经常难受得死去活来,他心疼得很,又找不到发泄点,只好全部推锅在崽子身上…………不过洛垣小时候长得像沈清秋,洛冰河就很喜欢,到长大了长得像洛冰河他自己了也就没啥兴趣了其实。

2.洛冰河坚决抵抗二胎,因为他觉得师尊揣崽太辛苦了,然后沈清秋呵呵一声有种你妈你别射里面。((((所以后面又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妹妹超绝讨百战峰人士的喜欢))))

3.沈清秋有趁人不备往熬安胎药的罐子里撒一把糖,结果那味道又苦又腻又甜,比先前还要变态488151846451678481818187642倍,喝得人一命呜呼,他就再没作死了。

4.为什么怀孕期间只给男胎取名呢?因为我没想好女名。为什么会出现【雪花肥牛】?因为老子现在好想吃火锅orz

5.要看生子文的人叫“柳澄渥丹”,我闹着玩才让他的名字出现在文里,和跨书拉郎cp柳澄没有任何关系over

评论(23)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