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文-轻舟

再降温我就要死了

【渣反/冰秋】同心扣 莲子羹

《同心扣 莲子羹》
*原著向,带帆婴.

洛冰河很少出门闲逛,幼时有母亲要照顾,入了清静峰门下,也是天天被一些脏活累活缠得脱不开身,而作为人人可欺的存在,也更是没有外出历练的权利。

不过好在师尊待他很好。

盛夏的某一日,沈清秋半躺在长踏上,将折扇抵在唇下,膝上摊着本道德经,而眼睛却是望着窗外的竹林微微发神,直到一杯莲子羹突然出现在了视线,他才不由得被拉回了思绪。

洛冰河将碗勺放在他手边,笑中带些羞涩:“师尊,天热了,弟子备了份羹食……”

这可真是太有心了,沈清秋道:“这可是你特意做的?”

“嗯!”洛冰河从小柴房搬到竹舍不足月余,还不大能摸索得清师尊的喜好,这时又紧张又期盼,期盼的是师尊的夸奖。他很喜欢被师尊摸摸头的时候。

正说着,沈清秋边舀下一小勺送入口中,那莲子熬得分外软糯,一抿即碎,其中还夹杂着些许银耳,更是分外甘甜。

洛冰河期盼道:“师尊觉得……如何?”

沈清秋把一句含泪的“死而无憾”混着莲子羹吞进肚子里,矜持的说:“尚可。”

说完又觉得这两个字对这孩子来说太过敷衍,想了想,沈清秋补了一句:“为师很喜欢。”

洛冰河是个特别容易满足的,听沈清秋这么一夸,立马涨红了脸颊,极力克制着在原地小幅度的蹦哒了几下,跃跃欲试道:“弟子还做了一些糕点,一并给师尊拿过来!”

“诶别!”洛冰河正要告辞离开,沈清秋离开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拦下,“你入我清静峰门下既不是来服侍为师的,怎能把这些活都交给你。”不然和用童工有啥区别。

结果洛冰河却是一脸认真:“服侍师尊是弟子的荣幸。”

“……”沈清秋要被这孩子身上的圣光给亮瞎了,他搓了一把洛冰河的脑壳,叹气道,“这可不行,说出去要坏了名声的,这样,你想要什么,可以告诉为师,为师必定给你找过来。”

洛冰河略显苦恼之色,固执的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弟子为师尊做事本就理所应当。而且……现在弟子什么都不缺,现在这样就很好。”

沈清秋险些给他跪下,男主您这么白莲花了以后还怎么叱咤江湖,就算以后会黑化见一个砍一个砍成肉沫子然后绞巴绞巴做饺子馅吃,也不能保证今天说的话会变成黑历史对不对,说出去好羞耻的嘞。而且这要不是看上自己了,就是对恩格尔系数的要求太低。

既然洛冰河坚持自己的思想理念,沈清秋也无能为力,而后,他望着手上那碗莲子羹,忽然想起了什么。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送上一碗银耳粥或者莲子羹,都是特意从山下荷塘举办节日时买的,算是讨个彩头。

而算算日子,离下一次荷塘办礼,也不过两三天了。

“不然……几日后下山去参加庙会,你有什么想要的拿了便是,不准不从,当陪为师下山闲逛也好,反正在这呆着也是闷。”

“但,但是师兄师姐们……”

沈清秋强调道:“只你我二人。”

沈清秋感觉洛冰河身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盛开了一朵又一朵小粉花,都要堆积成灾了……

这画面,简直无法直视。

“好啦,今天不用练功吗?”沈清秋道,“上次那套剑法修炼得如何了?”

“极好!”洛冰河脸颊泛起一层红晕,眼神亮亮的,激动的看着沈清秋,“师尊要检验一番吗!”

沈清秋拿起折扇往他脑门上便是一敲,气极反笑道:“谁和你说这个了,今天的书抄完否?剑练完没?没有吧,没有就快去呀。”

天天做饭炒菜,别到时候男主被他养成神厨小福贵了。

“但是弟子想多陪师尊一会儿……”

沈清秋摸摸他的脑袋,道:“以后有的是时间在一起。”

被自己师尊哄着去读书了片刻,洛冰河这才依依不舍的挪到了门口,临走前还不忘多提一句刚刚煮好的糕点,被师尊吐槽说这是把他老人家当公主养……

“阿洛!阿洛!”

洛冰河从竹舍出来,才刚刚穿过回廊,便听到有人在身后叫他。

“宁师姐?”

那边,宁婴婴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笑眯眯道:“阿洛!听说你还要师尊一起下山去玩啦!?”

……清静峰这八卦传播速度也不知道是学谁的……

而见她表情,洛冰河会意道:“师姐有什么东西要带?”

“哎呀我就知道阿洛最好了!”宁婴婴兴奋的拍拍手,把几粒碎银子塞到洛冰河手上,“那师姐就不跟你客套啦!——庙会那天,城西的那个大庙旁不是会有同心结买吗,据说特别灵……哎呀你别这么看我!是我帮朋友买的,不是自己要买的!是我朋友要买的!”

于是洛冰河忍着笑,诚恳的说:“好,肯定会帮师姐带到的。”

“谢谢你啦!”宁婴婴绕着他转了三圈,小裙摆摇摇晃晃,“我肯定是相信阿洛你的品味的,一定要买最好看的那个!”

“噢对了对了还有,千万别告诉别人!”

洛冰河连点了三次头,心想自己要买同心结也不是什么坏事,为什么要遮遮掩掩呢,嘴上却还是说:“好吧,这同心结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宁婴婴解释道:“书本上都说同心结作为爱情的象征,就是取“永结同心”之意,送给心爱之人的嘛。”

“那阿洛有想送同心结的人吗?”

闻言,洛冰河目光微动,蹭了蹭鼻子,道:“我……”

也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竹舍的门扇一推,沈清秋忽然走了出来。

宁婴婴乍一见宅了一整天都师尊终于出来沐浴阳光里,心下大喜,又是一阵蹦蹦跳跳的冲进沈清秋的怀里。

而洛冰河盯着那人的身影,把没说完的话接了下去。

“有。”

而洛冰河日盼夜盼,终于把那一天盼来了。

在全清静峰怨念的目光中,洛冰河被师尊带下了。

因为欺负洛冰河属于百战峰那个犯罪集团的日常功课,清静峰下山的路有一段被打得稀烂,安定峰又跟死了似的不肯来修,所以走起来极其不方便。

沈清秋见洛冰河摇摇晃晃的身形,觉得滑稽又可爱,于是伸出一只手过去,洛冰河不明所以,沈清秋解释道:“这里不好走,我带你下山。”

“……”洛冰河身后的小粉花又一次爆发了。

他们就这么手牵着手犹如两个小闺蜜一样下了山,洛冰河看了看身侧的竹林,身后的苍穹山,还有身边的师尊,觉得这条路可以再长一点。

走了一段时间,便看到了那片灯海,就以往洛冰河所见到的最热闹的场景,不过是小时候家门口的赶集,第一次身处这人头攒动的地方,总归有点胆怯,却还是抵不过那股子兴奋劲,遇见什么就想凑上前去看看。

沈清秋问他说:“有什么想玩的吗?”

周边人声鼎沸,沈清秋说话又轻声细语的,洛冰河听不大清,他只好附下身子,凑着对方的耳畔道:“有什么想玩的?为师陪你!”

气息吞吐在他的敏感点上,洛冰河抿了抿唇,勉强才控制住了结巴:“……宁师姐让弟子帮忙带样东西。”

沈清秋道:“那就去买吧。”

洛冰河还记得宁婴婴的叮嘱,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其中当然也包含了师尊,所以还是拒绝说:“那排队的地方人太多了,师尊不如找个地方僻静的歇息吧。”

沈清秋皱了皱眉头,道:“我怎么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

洛冰河往一个摊位上走去,引沈清秋一起坐下,再三保证道:“弟子真的去去就回,何况这会儿人山人海的,师尊怎么能挤在里面。”

沈清秋只能心想,现在的小男生小女生这么这么多小心思,连师尊都要瞒着……算了算了,男主大大有什么不放心的,儿大不中留,去就去吧ummm

得到允许,洛冰河便准备离开,谁知还没离开凳子,就又坐了回去。

“但是师尊一个人呆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好?”

沈清秋说:“你一个小孩子在庙会乱跑都不怕,我怕什么?”

“……弟子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要是我让师尊独自坐在这里……是不是……是不是……”

这孩子怕是又要钻牛角尖了,沈清秋摇了摇折扇,淡定的插话道:“限你半柱香时间,到时候还不回来就该罚了。”

洛冰河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抬眼把沈清秋看了又看,沈清秋只好补了一句:“为师就在这里等你,毕竟是答应了婴婴的东西。”

……

等终于把孩子赶走的时候,摊位上的莲子羹也正好也端了上来,自从上次洛冰河给他做了一碗吃,他就有点上瘾了,却拉不下面子问童工啊不是,徒弟再做一份。

他看着眼前这碗莲子羹,急不可耐的嘬了一口,放在嘴里含了片刻,就又呸的吐了出来……嘴巴被徒弟养刁了怎么办。

另一边,城西的大庙。

洛冰河站在一众来买同心结的女子里,显得格外唐突,格外显眼。

一个粉衫少女凑过来道:“小公子,你也是来买同心结的吗?”

“这么小就送人礼物了呀,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得了。”

“……”

眼看着话题往某种迷之方向发展,洛冰河连忙解释是帮人买的,然而对方根本不买他的账。

“害羞什么,又不是丢脸的一件事。”

“就是!以小公子的容貌姿态,还愁追不上喜欢的姑娘吗?”

因为洛冰河美貌的罪,不管是是老是少,只要是个女的都喜欢凑他身边来打趣,试图把小公子的脸给说红。

洛冰河心里嘟囔,喜欢的又不是姑娘……

众人将他挑逗了一翻又一翻,连几个围观的男子都哈哈笑了起来,就当快要衍生成动手动脚时,队伍正巧排到洛冰河,可算是菩萨大慈大悲,救了孩子一命。

他连忙窜进买同心结买小篷子,这里应该是刚刚搭建而成,甫一进入便是一股油烟味。

棚里那人上下掂量了一翻洛冰河,看得人心里发慌,他只能错过视线,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套出钱袋,道:“麻烦您买一对……啊不是,我要两对同心结。”

对方哎呀一声道:“这可麻烦了,只剩下一对同心结了,公子要不要凑合凑合?”

洛冰河有些为难,左顾右盼间,看到了角落里堆着的一些线绳,也许自己也能编一个去用?

“那些是编同心结的线绳吗?”

“对啊,不然呢,我在店里放一堆绳子上吊用呢?”

这人说话甚是不忠听,洛冰河皱眉道:“编同心结的东西那怎么还五颜六色的。”

该不会是黑店吧……

那人见洛冰河久久不言,立马就不耐烦了,淡淡道:“买?”

洛冰河一咬牙,拿出自己攒的零花钱,连带着宁婴婴给的碎银子,一齐放到那人眼前。

“我买。”

算了,就当是取“永结同心”之意吧……

在很久很久以后,洛冰河想起这回事,也是对那时的自己非常无语。明知被坑了,为什么偏要抓住“同心结”的那点莫微的希望呢。

也许是因为沈清秋吧。

……

而自从庙会回来以后,洛冰河就天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说是钻研心法,实则……编结。

怕是作女红的姑娘们都没有他半分的用心。

每天他都缠着一手那迷之颜色的白色绳线,笨拙的一圈又一圈的盘着,做完一次便拆一次,直到绳子被缠得七零八乱,只能又拿出一段,将以上工序重复一编。

已经做了不知道第几样了,其实每一样都很好看,比小摊里卖的要更加精致,他知道他只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洛冰河手有点酸,抬头看着外面艳阳高照的天空,这才记起来自己已经快一天没出门了。

“算了吧,就这样吧。”

他低下头看了眼铺满桌子的同心结,拿起了做的第一版,握在手里,暗暗下定了绝心。

他整了整衣衫,将零零碎碎的桌子整理干净,便往师尊的竹舍走去——今天沈清秋正好不在。

而他将手微微抬起,放在门板上,手掌不由得握紧成拳,放了下来。

也许是凑巧,满心忧郁的洛冰河碰到了忧郁的宁婴婴。

宁婴婴将他拖到一块僻静的地方,两个人一起抱着脑袋思考。

“我那个朋友,不敢把同心结送给她喜欢的人。可能要白费阿洛你辛辛苦苦跑那一趟买同心结了。”

洛冰河道:“你那个‘朋友’很喜欢她喜欢的人吗。”

“嗯,是叭,”宁婴婴闷声道,“那个人虽然很坏,经常欺负人,但是对我……朋友很好。”

顿了顿,她又说:“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呀,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煎熬。”

半晌,洛冰河才接话道:“我也不知道。”

其实他也想以后和师尊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但是这样的期许遥遥无期,他只能从阳光找不到的那一面静静的为师尊做些什么。

“阿洛,要是以后你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勇敢一点。”

少年少女坐在台阶上,各有各的思想,流水或许也为之停留。

洛冰河摘起路旁一朵带露珠的小花,将花瓣一朵一朵的掰下去。

“送,不送,送,不送……”

花瓣摆到最后一片,洛冰河的手一顿。

——那些同心结在暗无天日的柜子里呆了很多很多年。

评论(16)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