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文-轻舟

再降温我就要死了

【渣反/冰秋】车

洛冰河修长的指节上涂满了枪油,而另一手握住沈清秋的枪杆,附上身去,将手指探 入了弹匣。
虽然在弹匣里清洗的动作很是粗暴,但不得不说抚摸枪身时却又是一面的柔情似水。
“老师……感觉如何?”
他问得小心翼翼,沈清秋更是不敢说不好,只能闭上眼睛点点头。
“那老师……子弹可以上膛了吗?”
上你妹呢大哥,见到过刚刚挖完隧道就通车的吗,九年义务教育白读了你。
洛冰河想了想,确实也犹豫了,琢磨片刻,又舀了一手枪油就准备往弹匣送。
“……你等等,”沈清秋道,“先扩个三……扩个四指,别一通乱搅。”你那他妈是打鸡蛋。
洛冰河乖巧的点点头,便小心翼翼的按照吩咐行事。他抬起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一步也不敢怠慢,生怕弄坏了他师尊的宝贝枪支。
但是等第三指到里面时,沈清秋就已经隐隐有些吃不消了。
洛冰河低下头吻了吻他耳畔,等他放松下来才将四指尽数透入。也许是迫不及待了,他没摩擦多久便把手指拿了出来,弹匣紧接着发出了“啵”的一声。
洛冰河一手抬起子弹,用弹头亲呢蹭了蹭弹匣,仿佛在获取进入的允许。
一截,又一截,洛冰河每一步都走得像做数学题一样严谨。
但是子弹和弹匣的尺寸不同,对子弹来说所处空间实在太小了,不一会,他们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破裂的声响。
“……”
“……”
这人怎么活像个打桩机。
沈清秋闭上眼睛,默数三秒,3,2,1,一滴眼泪恰巧落在了自己身上。
“没事。你继续。我很好。”
洛冰河抽抽搭搭道:“老师……对不起……我……我……”
沈清秋心尖一抽,枪支也是一抽,他本来还想安慰来着,结果洛冰河这厮居然边哭边送,还越送越伤心,就是不停下来。
交喘的,哽咽声,流水声,趴趴声,一时间欢聚一堂。
可见洛冰河这人是没有半点学枪的经验的,擦枪、上膛,已经是系统自带的两点了,连固定的亲吻和撕咬都不大会。
等子弹尽数上膛时,沈清秋已经快不行了。
洛冰河红着脸,跃跃欲试道:“老师……我好像找到技巧了……”
说着,洛冰河又一次性将子弹尽数拔出,把沈清秋摆回了原来的姿势。
“我再来一边吧!”
因为有上一次上膛,弹匣已经被撑大了不少,第二次相对轻松,洛冰河也便放开了起来——他将耳朵凑到沈清秋的嘴边,想更清楚的听到老师的声音。
半晌,两人终于都适应了这种夹杂痛苦的爽感,潺潺流水,掌声四起,夜莺轻咛……忽然,一声子弹迸发的声音响起。
“老师社了?”洛冰河好奇的将手探到他的枪口,摸到一手枪油,见沈清秋一脸不可言说的表情,收敛了一下坏笑,将那只摸满沈清秋枪油的手凑到嘴边,伸出舌尖,缓缓舔了一下。
“你……你!”沈清秋这时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而洛冰河像平常他抚摸自己头发一样,亲昵的摸了摸他的枪身,作羞涩的笑道,“待会儿也把我的给老师吃。”
……大哥你刚刚不还是新手小白吗?买挂了啊这么骚?
而后,像是要满足“给老师吃”这四个字,洛冰河开始猛的加快了上膛的速度,叉得沈清秋欲哭无泪,一声声喘息都被活生生拦在了喉咙里。
可能过了半个世纪,沈清秋奄奄一息道:“出来了吗?”
洛冰河告诉他应该快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洛冰河道:“马上了,马上就能让老师吃到。”
一听这句话,沈清秋会意,立马闭眼装死。
等洛冰河将装满的东西捞出来,递到他的眼前时,见到的便是一副昏厥之态。
洛冰河想:“老师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既然现在老师“没有意识”,再来一次或许也是可以的。

评论(63)

热度(476)

  1. 白菜批发商ER文-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妈呀这车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美避开了被封点 滴!新手卡 哈哈哈哈哈打鸡蛋 这是战场上的伪装者 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