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文-轻舟

再降温我就要死了

【渣反/冰秋】回笼觉

《回笼觉》
*原著向.

1.
洛冰河将沈清秋的尸身带进幻花阁,小心翼翼的放在塌上,又捧来一盆清水,将手巾浸湿,擦拭掉那人嘴角的血痕。

他在沈清秋脸上往返摸了十几道,手巾也换了好几条,却终觉得不干净。

“师尊?”洛冰河手上边持续着轻柔的动作,边无意识的唤到。

幻觉所致,他恍然觉得沈清秋动了一动,便不停的喊,不停的喊……床帐侧小红烛火势微弱,月亮也从升起到落下,终究是全无应答。

洛冰河身子微微前倾,将头枕在沈清秋的大腿上,右手攥着他的手,像是握着救命稻草般,希望这样的动作能给他一丝慰藉,就仿佛下一秒师尊就会清醒过来,笑着拿折扇敲敲他的脑袋。

有些困了……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全是师尊自爆在自己面前的场景。所以洛冰河不敢不清醒。

或许也不是困了。只是特别累。

喜欢一个沈清秋耗费了他全部精力。

洛冰河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半晌,他终是昏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天色已然大亮,耳畔传来黄鹂声声叫嚷,燥得人心烦。

……不对,幻花宫哪来的黄鹂?

洛冰河立即发现了不对劲,窜起来打量四周——这里的陈设……竹塌、屏风、长案,无一不是清静峰的物件!

而师尊的身体还躺在他的身边,只是不同的是,他呼吸匀称,面色红润,白皙的胸口布满了红梅似的暧昧痕迹,下身更是一片狼藉,被褥上的粘稠精yè与血水混在一起,直教人无法忽视。

“……”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思绪,门外传来一群少年嘻嘻哈哈的欢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种你来打我啊!略略略,打不着!”

“都小声点!”这是宁婴婴的声音,“师尊还里面呢,别吵着。”

于是有人开始抱怨道:“师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洛冰河还天天把他黏在竹舍不让出门,真是过分。”

“现在师尊和阿洛早已经是道侣了,私生活还需要向你汇报吗?”

“好啦好啦,不要吵了,过几天明帆师兄二五生辰,让我们想想送他什么些好。”

“……”

叽叽喳喳的清静峰弟子们的声音越行越远,空留洛冰河一人震惊在原地。

首先可以确认的是,这里不是梦境,更不是什么人设置的迷障,乃确确实实的真实世界。

而明帆……今年不是才二十么?

难道这里是五年之后,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和师尊成了道侣,并且!!

——洛冰河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挪到一旁的沈清秋身上,此情此景,不管怎么见之,都是一片春色满园,他双手成拳,咽了咽口水。

也许是感受到了洛冰河过于炙热的目光,熟睡的沈清秋不习惯的翻了一个身,这下可好,一下子就拉到了昨晚折腾出的伤口,下半身忽的一阵巨痛,把人活生生疼醒了过来。

洛冰河反射性的冲过去扶住沈清秋的腰身,可碰到那白皙光滑的肌肤时,却又怯怯的将手拿了回去,即使差不多明白了他和师尊现在的关系,眼睛也是半垂着的,丝毫不敢直视。

沈清秋刚醒来还是迷迷糊糊的,习惯的靠在洛冰河身上揉腰,并没有注意到那人浑身直流的冷汗。

他看了看洛冰河身上的中衣和乱糟糟的头发,顺口道:“你怎么也是这时候才醒?”

此时师尊和他离得很近,吐字间的气息都落在他的身上,像在人痒穴瘙痒逗弄的羽毛。而那衣服的面料轻薄得可以不计,所以几乎是肉挨着肉的。两具身体没有缝隙的紧紧贴合着,那是一种很冰凉的触感,不过及软,且细滑,令人遐想不能。

“……”洛冰河已经不能发出声音了。完全不能。

沈清秋先发现了洛冰河下半身的意状,离开直起身子离了他两步远,警惕道:“说好三天一次!”

“我,我,我……”此时此刻洛冰河整个人已经熟透了,尤其是耳朵,红得像要滴血,他实在忍不住了,捂着脸就冲了出去,回头喊道,“师尊我先离开一会儿!!!”

……

……

……

这孩子又犯什么毛病了我靠靠靠靠(#‵′)靠(#‵′)靠!!!!!!

沈清秋草草套上一件外衣,从山头找到山尾,终于捞回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天魔至尊。

“洛冰河!”他蹲在地上抬头看自己,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像只纸盒子里求包养的小奶狗……反正沈清秋一下就软化了,“……闹什么闹呀,大清早的,跟为师回去,梳梳头发。”

边说着,还往洛冰河乱糟糟的还未打理的乌发上揉了一把,平常这个干啥混事都不羞不愧的货色少见的再次红了耳朵,怪好笑的。

突然,洛冰河将沈清秋脖子往下一拉,紧闭着双眼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洛冰河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紧抿着唇,压抑急促的呼吸,他想,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他真的和师尊……当然了,就算是假的,他也是甘之若饴,巴不得一辈子梦下去才好。

沈清秋愣了一会儿,笑道:“胡闹什么。”

洛冰河道:“没胡闹。就是很想……亲一下。师尊,可以再来一次吗?”

流氓。沈清秋拿折扇敲了下他的脑袋,道:“光天化日的,想什么呢,先回去。”

洛冰河盯着刚刚自己吻过的地方,乖乖的闷声道:“……嗯。”

沈清秋走在前面,带着洛冰河往竹舍的方向走。不过洛冰河不太敢和他有接触似的,握着的手也只是虚虚环着。

……沈清秋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样装作无意的问:“过几天那只短毛怪就要生子了,我也不不知道这种生物的分娩流程,改天你去魔界找个帮手过来吧。”

原来那只短毛怪现在都到了生子的阶段了吗,洛冰河边想边道:“嗯,等下弟子便去找人。”

沈清秋道:“我看齐师妹挺喜欢这小东西的,生出来之后可以送他一只。”

“我记得她不喜欢这种生物的啊。”难道是这些年发生的变化过多,只是他一一没有参与。

“嗯,我也记得……”忽然,沈清秋抽开了洛冰河的手,转身跳到一旁的溪石上,利剑出鞘,修雅雪白的剑声竖于二人之间,“那两只短毛怪都是公的,哪来的孩子可以生?”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2.
洛冰河昨晚把沈清秋翻来覆去搞了个你死我活,心知这回不能善终,早上醒来估计会被师尊训死,便早早的最好了等死的打算。

他的睡眠时间很规律,太阳刚刚升起便睁开了眼睛,洛冰河习惯性的翻身想去抱抱师尊,谁知揽入怀中的既然是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

“师尊!!”

他瞬间清醒过来,颤抖着将沈清秋从头到尾看了个遍,不管怎么检查,都只能确认这是具没有灵力的躯壳。像五年前花月城自爆那次一样。

怎么可能?!

洛冰河无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小心撞翻了一盆清水,将他大半身淋得浸湿。

他看了看那个盆子,视线往上,又见到了屋内的一些陈设,不必多想,是幻花阁。

师尊自爆那五年里,这里是尸身存放的地方,也是他那五年的常驻之所,很多时间几乎是寸步不离。

“……”

这是什么情况?再没人给他说个明白,洛冰河真的要疯了。

忽然,他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洛公子,是有什么不高兴的吗?”竟然是老宫主的声音。

洛冰河又自问说,他还活着?

结合周身种种,洛冰河似乎明白了什么。

洛冰河把挂历从墙上一把扯下,看清时间,眼睛微微发亮。

许久,大门打开,洛冰河沉着脸走了出去,道:“呵,是有点不愉快。”

老宫主依旧笑嘻嘻的,很快乐的样子:“听说你把你的师尊带回幻花宫了?唉,人死不能复生嘛,你……”

“不,不是这件事,”洛冰河打断他,一字一句道,“我好不容易把所有障碍铲除,留下他一个人在身边……结果一切居然回到了原点,你说,我能高兴吗?”

老宫主道:“你在说写什么?我竟是听不懂。”

“你没必要听懂。反正都要死了。”

他不得不承认那是他最痛苦的五年,每天晚上都想杀了自己,那种残酷窒息的感觉即使在和师尊在一起之后,也会反复的涌上来吞噬他的灵魂。

还有什么比这种日子周而复始还要绝望的吗。

上一次他有太多顾虑,留了不少后顾之忧,这一次是时候全部铲平了。

……

下一个动手的便是在磕瓜子的尚清华。

洛冰河单手将他提起来,冷冷道:“你和师尊种日月霜华芝的地点在哪?”

尚清华明显的一脸“我靠你怎么知道的”的模样,然后义无反顾打都不用打一下的全盘托出。

去往日月霜华芝所在地的路上,洛冰河才发现他冷静过头了。

一切计划井井有条的进行着,丝毫不乱,什么都逃不过他的掌控般,这是他幼时的愿望,现在只手可达。

就是因为这样才不正常。

现在起,他打拼下来的地位尽数归零没什么,最主要的是他还要再等师尊五年,怎么可能还这么冷静?

也许是师尊不在了,没必要哭给谁看。

他想,等把师尊的魂魄注入到身体里,再抱着他去哭一哭也不迟。

白色的烟雾从日月霜华芝里缓缓升起,逐渐凝固成一块晶体,洛冰河伸手握住他,眼角弯起,笑出一度弧度,让人徒增胆寒。

把这个再放到师尊的尸身里便万事大吉了。

3.
“你的意思是……你是五年之前的洛冰河?”

按理说以洛冰河的能力,是绝对不会被沈清秋绑在架子上的,只是他一副被绑得非常身心舒爽的样子,就不用说挣扎了。

“……”

啥玩意啊一点绑架的成就感都没有!

不过既然是五年前的洛冰河,岂不是……自己刚刚自爆那段时间?

应该是这样了,才会对自己更加珍之慎之,甚至有些胆怯。沈清秋态度一下子就软了。

沈清秋连忙把他解绑下来,低声道:“既然是五年前……花月城那件事……”

他正要揉揉洛冰河的脑袋,再安慰几句,解释几句,便见洛冰河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

“那件事……师尊,我错了。”

“???”

洛冰河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踌躇道:“我……我一直以为师尊厌恶我的魔族血统……想抛之我于不顾……他们把师尊关进水牢我也不管不顾……却不曾想,师尊却待我……我求求师尊了,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他“我我我我我我我”了半晌,这类话沈清秋听了没有千遍也有百遍,却难免也会为之动容。

他轻声道:“没事,花月城之上救的是你,为师有什么后悔的。”

洛冰河抬头看他,一双眼睛灼灼发光,他凑上去抱住沈清秋——还是和之前一样,抱紧了也不敢。

“不管了,师尊,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就当没有那五年空候,就这样开始吧。”

这句话说的勘诚又哀求,沈清秋听的心疼,刚张张嘴,系统的“叮铃”声便在耳边响起。

【系统bug已修复。】

系统简写明了的说完便消失不见了,他预感大事不好,果不其然,洛冰河瞬间化为一片蓝色乱码,正在缓缓消失。

洛冰河低头看着自己正在分解的手,一时没反应过来。

“师尊……我这是要……回到五年后了吗?”

沈清秋不忍回答。

“师尊啊……我不想回去。”

系统可不管他想不想的,那段蓝色乱码终究是分解完毕,化为一片大海,将他紧紧包裹在其中。

等所有数据消散完毕,一个人冲了进来,沈清秋眼前一花,便被人狠狠堵住了嘴唇。

洛冰河突然被传送回来,还没搞清楚个明白,只想把沈清秋整个人拥在怀里,却伸手一抹,沾了一手泪水。

“师尊你怎么了?谁让你哭的?!”

“因为你啊!”沈清秋把脸埋在洛冰河胸口,闷声道,“那五年,辛苦你了。”

4.
猝不及防的,洛冰河一落地便回到了冰冷的幻花阁。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丝毫痕迹也不留。

再回头,也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

“……冰河?”

忽然,洛冰河听到有人喊他。

沈清秋还在诧异自己这不刚自爆吗,怎么这就活过来啦?日月霜华芝这么给力的吗??

还不等思考出个所以然来,少年便一个箭步冲上来,将他锁在怀里。

“师尊别让我跟那个洛冰河一样等五年了。”

评论(29)

热度(1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