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文-轻舟

再降温我就要死了

【除夕渣反17.5H/冰秋】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

* @除夕渣反24H活动号
*有私设.

天已大白,沈清秋这才醒来,他意识逐渐回笼,发现既没有一双紧紧箍着自己腰的手,也没有盖在身上的柔软被褥。

他猛的睁开眼睛,四处张望,所在之处的陈设莫约是个厨房,他就躺在一垛草垛上,脑袋还插着几根鸡毛。

什么情况???他下意识弹起身来,喊出洛冰河的名字,却发现这声音沙哑粗厚,身体也笨重的不像自己。

沈清秋连忙爬到一旁的水盆边上,水面上倒映出的竟是个脸大肥圆、油腻泛红的一张脸!和那清静峰峰主的面相所谓是大相径庭。

“……搞什么鬼,是冰河修炼又出岔子,把我拉到他梦境了吗……不可能啊,没道理的……”

沈清秋琢磨着站起身,开始围着灶台瞎溜达。这里的厨房显然不比清静峰的,却还算是大户人家的后间,而自己身上这套衣服,也看得出是个厨子。

说真的,魂穿到谁身上不好啊,魂穿到谁身上不是魂穿啊,非要把老子弄到一个油腻中老年身上,还泛着馊……

哦对了系统!沈清秋这才想起这位自从结局之后 就没怎么串门的 关系不大融洽的朋友——

这次系统出来的很及时。

【系统数据混乱,请加载后重试。】

“……”

噢。敢情是又出bug了。

系统你妈又炸又飞。

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应对的策略,沈清秋一屁股坐上厨房外的台阶,沉着脸发呆。

“也不知道冰河现在怎么办……”

忽然,他发现不远处窜出来一个小脑袋——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丫不就是传说小男主吗!

身体瘦瘦弱弱的,穿着打着麻袋的破衣服,一双眼睛却是又大又亮,像是承满了星星,正踌躇的望着这边。

沈清秋不是没见过小男主,洛冰河以前因为某种不可抗力,也变成过小孩子,却也是浑身上下洋溢着王霸之气,亲身这种原生态的软萌小小白花还是第一次,沈清秋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来来来,小孩,你过来。”

被猥琐大叔这么一招呼,小洛冰河显然被吓了一跳,沈清秋却浑然不绝似的,继续作妖道:“我又不害你,来来来,不怕。”

洛冰河像看妖怪一样的看他,沈清秋憋着笑,看着对方低着头警惕的走过来。

还没等沈清秋张口说话,洛冰河忽然止步,在五部之外忏悔道:“对不起。”

“???”

“我……我娘近日来病重,真的没钱了……”

“???”

原来宿主和冰河认识的吗?

沈清秋道:“额……没事,我不让你还。”

“啊?”洛冰河抬起头看他,略显激动的表情却又缓缓褪去,“不行的,我欠了您的钱,若是不还,心里会过意不去。”

多正直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好吧,那等你还的起的时候再来找我,我……什么声音?”

两人面面相觑,视线投到洛冰河的肚子上。

沈清秋道:“你,吃早饭了没?”

“这两天……都没有……”

沈清秋心中立马泛起了慈爱之气,拉起孩子就往厨房里头走,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个甜瓜递给他,道:“怎么这么多天不吃饭?”

洛冰河愣愣的捧着甜瓜,说不出话。

沈清秋撑着下巴看他:“嗯?”

洛冰河垂下的眼睫略微颤抖:“除了我娘,好久没人……对我这么好了。”

沈清秋自然而然的说:“乖,我以后会对你更好。”

“大叔……我……对不起……”眼泪立马挤满了他的眼眶,刷的一下哭了出来——沈清秋感慨道,多么熟悉的感觉。

沈清秋指着自己那张大饼脸,道:“你对不起我什么了?”

洛冰河双手抹了抹哭得粉扑扑的脸颊:“以前,大叔经常打我骂我,我不该讨厌你,是我错怪你了,大叔是对我真的很好……”

“……”

给点甜头就不计前嫌,不愧是男主吗,这人设真是一如既往。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也不是这样,”沈清秋想了又想,最后还是道,“算了,你吃瓜吧。”

洛冰河低下头啃了一口,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半圆形状,然后低声说:“好吃。”

“慢慢吃,不急。”

“我娘还在家呢。”洛冰河摇摇头,像是舍不得的样子。

这时,窗外忽然传来了好几个幼童叽叽喳喳的声音,沈清秋让洛冰河坐着,自己径直走了出去,只见几个衣衫华贵的小少爷捂着笑,嬉闹的指着沈清秋这边。

“诶呦,那小王八是你生的吗?对他这么好?”

“怕是想多做好事情,日后好成佛!”

“好成佛!好成佛!”

沈清秋上辈子自己就是个少爷,却从没过这样的,想来洛冰河也是天天遭这些熊孩子的罪,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群小少爷愈发不见收止,反而更欢,那带头的男孩走上前,拿出那一看就价格不菲的弹弓,对沈清秋嘻嘻笑道:“你还敢对我翻白眼,我今天就让我爹把你踢出我家,打死你!”

弹丸从他手上飞出,沈清秋这张皮皮糙肉厚,本应该是不惧的,但在挨下这一击之后,脑子竟然变得昏昏沉沉,洛冰河连忙跑上来扶住他的肩,指着那群人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当然是不会有人怕他的。

“干什么!打你们呀!”

“老大!打残他们!”

众小儿簇拥着带头的拿弹弓的小少爷,而那小少年揉着脑袋,忽然一头栽了下去——

“诶?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

“洛冰河!是不是你干的!”

“你别辩解了,这里不就你最喜欢那种妖术!”

洛冰河哪来得及理他们,大叔倒在地上,他小小的身体完全无法将他扶起,只能急得直跺脚。

“别吵了……”沈清秋迷茫的撑着地板站起,左右一群“老大”“老大”着叫嚷着的熊孩子弄得他脑仁疼……

我靠等等,他怎么的又进入那个拿弹弓的熊孩子的身体了!!

“老大你放心,我们现在就帮你打死他!”

一群熊孩子撸起袖子,露出白藕似的胳膊肘,作势就要冲上去,围着洛冰河施展拳脚。

见那人的脸被猛的挨上一拳,沈清秋这才清醒过来,立马吼道:“你们给我回来!”

这一声虽然是从一个孩子嗓子里发出的,却分毫不显稚嫩,还颇有威严,连带着洛冰河,整个院子的小孩都吃了一惊。

“我有让你们打他?”

“???”

“???”

沈清秋撑着十岁小破孩的皮囊,气派十足:“滚回各家去,我不重复第二遍。”

“老大,为什么啊?我们……”

“让你们滚,还想被我一脚踹回去吗?”

这流氓架势一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第二个,连忙灰溜溜的爬走了,一时间,院子里只剩下洛冰河、小少爷、和瘫倒的大叔三个人。

沈清秋走向前去,蹲下身,想去观察洛冰河身上刚刚被打出来的伤口,对方略显难色,显然是心有余悸,沈清秋顿了顿,便不再看他,丢下一句“这厨子无性命之忧”,便走开了。

没走多远,正巧碰上一个长相和蔼可亲的老妈子,便叫住她。

“那边那个,姓洛的小孩,知道吧?”

“知道知道,您说。”

“你给他送点金创药过去,再带点吃食放他家。这孩子对我估计有心理阴影,我还是不接触他为好。”

老妈子微愣,听玩他这面面俱到的一番话,最后展开笑道:“我们小少爷果然是长大啦,多好啊。”

沈清秋点点头,边走开了。

他之前去看洛冰河伤口,他给他的那个眼神,确实让沈清秋有点不舒服。

在院子里溜达了半天,只见突然有人在身后叫住他,沈清秋回过头,只见一小厮提着衣摆就跑了过来。

“少爷!老爷在书房,正叫您过去。”

沈清秋挑挑眉,想了半天才想起他所说的“老爷”是谁,自己现在用的是这个府里小少爷的壳,那所谓“老爷”,便是自己的便宜爹了。

沈清秋跟着小厮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座门前,便有人叫他进去。

一个中年男人正举着根棒槌,坐在一架子书卷前面冷着个脸,多么似曾相识啊,沈清秋仿佛见到了当初逃课回家时迎面碰到的老爹。

“跪下。”

“嗯?”

男人皱着眉——沈清秋觉得可能是他眉形的原因,长得就跟个“我很愤怒”的样子——道:“今天先生说你有没去听课,给我一个解释。”

“……额,其实吧,”沈清秋正想着要不要替这个身体的宿主瞎扯一番,一道棍棒便从上往下袭来。

好在沈清秋起码是个修仙之人,身子往后一侧,险险避过了,却也难免不被那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心悸,右脚往后一蹬,逃出老远。

看着地上砸出来的一个坑,沈清秋指着他道:“你也不怕打死你儿子啊!”

男人怒道:“我打死了你,还怕不能再生一个!”

沈清秋无灵力傍身,一代仙师,只能在一个小儿的身体里被一根又粗又长的棒子追着打,嗷嗷叫唤,实在是憋屈至极。

“生什么生啊!一把年纪了,你生得出吗!”

“说什么?你小子给我过来!”

“老子不过来!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他妈是我儿子!!”

反正现在不是所谓的清静峰峰主,也不用端清静峰峰主的架子,他便放开了折腾,花瓶书卷散落了一地也浑然不觉似的,就算被追着打也要口头上占个威风。

外面的仆人捂着嘴,憋笑憋的辛苦,忽然看到一位妇人匆匆走过来,便又连忙站直。

“我儿呢?我儿在不在里面?”那妇人一副雍容华贵,走起路来头上的簪饰叮铃作响,脸上却是忧愁之态,“诶呀,可叫他别打了,小小年纪的,打不得打不得!”

几个仆役便上去拦那男人,还没到跟前,便被一嗓子哄了回去。

“怎么的?你要打谁,还得听你的不成?”

那妇人走上前,拦在沈清秋前面,叉腰道:“你打谁都可以,但是你不能打我儿子!”

“你儿子欠打!!”

“难道他就不是你儿子吗?小小年纪的,皮一点怎么啦,又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男人这便开始翻起了旧账:“抢小姑娘香囊、掀东家摊子、偷别人家金器、还把人打得残废,今天又当众骂他老子我,这是所谓小孩子能干出的事情!?再不打他妈的就要上天了!!”

“我儿还小!还小知道吗!!长大了就会懂事的!”妇人把沈清秋一把揽入怀中,“再说了,赔钱不就行了吗!差钱啊!?”

“钱?钱哪次不是我掏!头发长见识短的老娘么,我今天就把你们一块儿打死!!”

“你打我?你敢打我!好啊你打啊往死里打啊!!”

众仆役一看,这瓜再吃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一伙人连忙围上去劝架,但这哪拦得住啊,男人一棒子抡圆挥舞,竟是气晕了脑袋,一棍子便往妇人砸去。

沈清秋见状不好,忽然一道灵光闪过——说时迟那时快,连忙侧过身,挡在妇人的面前,活生生受下了那一击。

整个书房的人大惊乎,谁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的局面。

而沈清秋却是一阵激动,果不其然,他又魂穿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体!

之前那小少爷拿弹弓打了厨子,他便打了小少爷的身体,这时候男人又拿棒子打了小少爷,他的魂魄自然而然又到了男人的身上!

魂穿的方式是找到了,但是。沈清秋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要用这个身体的准备。

你们大户人家是真的好吵的。

好不容易在家庭矛盾中抽出空闲,天已经暗了下来,沈清秋拿来一把折扇,捏了捏胡须,觉得这才符合教科书认为的“仙风道骨”……个屁嘞,冻死了。

这时天已经凉了,平常都是有自己的小徒弟贴心的披上披风,少了这个还真是不习惯。

沈清秋突然有点想见洛冰河。

他这便悄咪咪从后门悄咪咪走了出去,按照别人给他的指路,在一座破破烂烂的草房子外面停下。

屋里的灯光还亮着,他听到两个人在说话。

“冰河……咳咳,快过来,暖暖手。”

“娘,我不冷。”

“你冷不冷娘最清楚。”

便是洛冰河和他养母了。

养母关切的问他今日的近况,洛冰河显得很开心的样子:“娘你知道吗?之前给娘带回来的甜瓜,就是王大厨给的,他待我真的很好。”

“……还有府里的小少爷,他虽然打了人,却转头就叫人送了药过去,完全没有我想得那么差。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娘你说是不是?”

“噢还有,我刚才去府里,老爷说这个月的钱可以晚些再交,还让我们不要着急……”

沈清秋抱着手臂,站在门外傻笑,他想,在你身边的那可不都是我吗?

——“师尊?师尊醒醒!”

“……啊?”

沈清秋从床上迷迷糊糊坐起来,洛冰河立马迎了上来,双手缠上他的腰:“师尊怎么睡得这么熟?叫也叫不醒,还带傻笑的……”

“哪……哪有!”

洛冰河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笑道:“有的,傻乎乎的。”

沈清秋又涨红了脸:“逆徒,有你这样评价师尊的?”

洛冰河一副陶醉的样子:“没有呀,但师尊那样真的很可爱,再笑一个嘛,好不好?”

“……”

艹。

评论(42)

热度(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