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文-轻舟

再降温我就要死了

【渣反/冰秋】清静峰日常录

《清静峰日常录》
*故事发生在实体书番外《还童记》期间.

天幕不见一丝杂絮,是蔚蓝的一片,遥遥伸向远方,被连绵的山脉遮挡住了尽头。山脉那头恰有竹林,因今日无风无雨,竹叶安然的垂在枝条上,使得格外静谧。

一人青衣缓带,衣袖无风自扬,一副仙风道骨之态,正提着篮筐,踏在落满枯叶的新泥上走来。

前不久洛冰河修炼修急眼了,一不小心功能混乱,变成了小儿模样,成功从老公退化成了儿子,并收获了来自沈清秋的父爱。

活生生一个魔族圣君,被爱人箍在怀里叫宝贝叫心肝的羞辱,还因为身体原因被强制性禁欲,着实狼狈,可沈清秋喜欢啊!

但是看笑话归看笑话,这话肯定是不能当面说出来的,而且离开儿子啊不是,离开冰妹的时间更不能过长,沈清秋深知此道,迟到几分钟洛冰河就流几斤眼泪,最高记录可直升655的巅峰。

所以沈清秋刚喂完短毛怪便跑了回来,即将跨入洛冰河暴风哭泣的边缘时候,身后猛然一沉,随即一双手紧紧的环住自己的腰身,沈清秋这一下重心不稳,手中篮筐脱掌飞出,那人空出一只手,轻松接住,然后一挥将其砸到一边,只顾着兴奋的喊道:“师尊你终于回来了!!”

“是是是,我回来啦,”沈清秋拍了拍洛冰河的脑袋温声说,“今天又是长高了不少。”

洛冰河现在估计法力恢复了一半,样貌也从原先的黄口小儿变成了现在这样十四五岁的少年,这抽条速度确实是高中时期的沈清秋梦寐以求的。

眼前的少年长眉修目,眼含星辰,正是沈清秋在这个世界初来乍到时,见到洛冰河第一眼的样子——只不过那时候的洛冰河正惨遭校园暴力,吃不饱穿不暖少人爱,是绝不会对沈清秋像这样上下其手的。

所以自己他妈的到底是哪步走错了,把一大好青年养成恋爱脑神经病的????

不过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还能怎么样呢?他除了和洛冰河还能跟谁过。

沈清秋笑了笑,道:“这么激动,是有事了?”

洛冰河道:“什么都瞒不过我师尊。”然后他扶着沈清秋的肩膀丁起脚尖,凑到沈清秋耳边,悄声道,“其实弟子确实是有事的……这样……师尊觉得如何?”

沈清秋听完随即失笑,你丫中戏毕业的还是北影毕业的?然后他说:“无所谓,自然随你。”

然后清静峰众人接下来就目睹到了这样的场景——

竹舍前坪,小码的洛冰河支着腿,双手握剑向前,腰身正被沈清秋扶着保持平稳,练习清静峰的入门剑法……

那边的师徒二人皆是一本正经,沈清秋一边嘴上教着洛冰河舞剑的动作,一边双手牢牢稳住他东倒西歪仿佛随时瘫痪的身形,非常的尽心尽力。

而洛冰河也不知道是不是身子变小了的同时,连着智商也打了折扣,沈清秋让他做什么,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挥一下剑而已,还要不停的往沈清秋怀里撞,末了还要加一句“弟子无用,冒犯师尊了,再试一次吧”。

洛冰河就这样乐此不疲的循环了十来次,好悬没把沈清秋胸口撞个坑出来,终于,到了他觉得沈清秋快要抽他的那时候,洛冰河便就势一倒,干脆瘫在师尊怀里不再起来。

沈清秋拍拍他脑袋,道:“怎的了?”

洛冰河道:“我难受了,师尊。”

沈清秋忍着笑说:“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好吧,”洛冰河埋在沈清秋臂弯里点点头,沈清秋便拖着他往竹舍走,走了没两步这人却又作起了妖,连忙挣扎的蹬了蹬腿,道,“不是这样的,师尊你抱着我走——打横抱。”

诶呦我靠你个小基佬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了是不是?

沈清秋捏了一把他脸上的肉,说:“你还提要求了?”

洛冰河道:“师尊明明答应了,模仿一天弟子十五岁那年的场景……又一次,师尊就是这么把我抱回竹舍的。”

有吗……额,好像真有。

“师尊总是不记得这些。”洛冰河一滴眼泪夺眶而下。

沈清秋:“……”

他走上前去,弯下腰一手抄起洛冰河的膝盖,一手攬住他的后背,微一用力便将其抬起,抱在怀中,往竹舍的方向走了起来。

为什么和洛冰河鬼混之前老子拿的是女主剧本,鬼混之后却又走着攻的任务躺着受的体位????

不公平啊!

沈清秋有些郁结,于是他把洛冰河放到竹塌上、在洛冰河星星眼的照射下,微笑着抚摸他的额头,最后温和的丢下一句“乖徒儿好好养伤”,便潇洒的走出门去……还不忘上个锁。

洛冰河:???

师尊心,海底针。

他被安置在榻上,半天没缓过神,这时外边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洛冰河猛的窜起,见到来人,神色就立马晦暗了下去。

“啊呀,阿洛!”宁婴婴首先叫出声。

明帆从她的后面冒出个头,望着洛冰河道:“你怎么在这?”

还不等洛冰河回应,宁婴婴便跺了他脚:“阿洛和师尊什么关系?在竹舍不行吗?我看你出现在这儿才不正常吧。”

明帆连忙道:“我这不是跟着你来的嘛?”

“谁要你跟着了!”宁婴婴又转过头对洛冰河道,“阿洛长高啦,明天要换新衣服了吧,其实昨个儿师姐采购了一些好布料。”

洛冰河抽抽嘴角:“劳师姐挂心……”清静峰和仙姝峰的女人们已经完全把魔族老大当成了等身的玩偶,每天变着法儿的给他裁纸新衣服穿,何不挂心?

宁婴婴满意的点点头:“等下我要再量一下尺寸……不过阿洛还是穿白衣最俊,当年你也是这么大的时候,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仙子呢。”

宁婴婴抬起头,似是在追忆童年,暗道:“我也要生一个你这样的儿子。”

“那你什么时候嫁出去呀?”一个人声唐突的插了进来,“你们到竹舍是做什么来了?”

洛冰河还当然记得沈清秋关他一个人在屋子之仇,首当其冲的蹦了起来抗议道:“师尊!!”

沈清秋对他一笑,道:“为师这不是回来找你了吗?”

“诶呦,”明帆照旧在迅速的一旁煽风点火,“师尊这小子是和你惹矛盾了对吗?需要弟子动手不?!”也许是洛冰河这幅样子没什么威慑力,再加上刚刚围观了洛冰河那惊世骇俗的,不管怎么站都往沈清秋怀里载的剑术,明帆确信现在的洛冰河肯定毫无破坏力,所以就认为自己可以撒开丫子,格外的皮。

这娃真是一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

沈清秋干咳几声:“所以……你们……嗯,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还不待明帆开口,宁婴婴连忙把他推到一边,用自己以为很小的声音低声喊道说:“你没听出师尊不喜欢我们和阿洛说话,所以吃醋了吗?走啦走啦走啦,你这人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讨厌。”

“……”

于是乎,竹舍里面就只剩下了沈清秋和洛冰河两个人。

沈清秋觉得空气有了一瞬间的凝固。他只能暗自用“洛冰河还未成年不能对我这样那样”为由安慰自己脆弱的心灵。

“师尊你怎么能把我关起来……”

洛冰河走上前去,推着沈清秋坐上榻,一把环住他的腰身,抬头磨着沈清秋的耳垂,细声道:“不是说今天模仿我十五岁那年的场景吗,其实这件事,我十五岁那年是很梦寐以求的。”

大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冷静。

你他妈冷静!!!

“……十五岁应该是可以做♀师尊的。”

评论(49)

热度(760)